有售樓員改行賣起了白酒。
  進入金九,各盤使盡渾身解數以價換量,這讓8月份就已有所回升的成交量走勢進一步看好。儘管如此,樓市仍難言回暖,除了高企的庫存量和仍在下行的價格外,不少售樓員和二手中介銷售的日子也不好過,有人搞起了副業,甚至“被逼”直接轉行了。而樓市的進一步分化也造成了銷售人員“貧富差距”加大,“窮了”一些人。
  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 張遙
  賣新房的去賣酒,二手房中介直接轉行考公務員
  最近,一則白酒推銷文在微信朋友圈廣為流傳。流傳的原因不是這酒有多稀罕,而是這位發微信代理賣酒的人,其實是來自河西一家樓盤的售樓員。這位銷售人員在酒水推銷微博上寫下“總代理”、“批發價”等字眼,看來不是小打小鬧,而是已深度介入白酒銷售這個行當了。據記者瞭解,這位銷售人員還是來自河西一家定位高端的樓盤,賣酒是因為近期收入慘淡。售樓員迫於生計賣白酒,可見該盤當前的銷售窘境。有網友在揚子晚報官方微博留言感嘆,現在白酒行情也不好啊!這更加深了不少圍觀網友對該銷售員的“同情”。無獨有偶,南京某銷售代理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員近期利用業餘時間也在淘寶上開起了網店。據記者瞭解,這位“店主”曾表示自己在公司已經拿了4個月的底薪,日子快過不下去了,所以想搞些代購生意補貼家用。
  跟新房售樓員的副業相比,中介業務員的遭遇似乎更糟些。據網上房地產數據統計,8月南京二手房成交量3136套,創下近29個月以來的新低。而據資深中介業者王祥的介紹,在河西奧體周邊已經有至少20家中介門店在今年關門歇業。按平均一家店5人的保守估計,這也意味著奧體區域有100人以上的中介業主或轉行或轉投其他區域。在某品牌中介龍江店做了5年店長之久的王小姐,就在近期轉行去了一家科技公司,負責協助軟件工程師開發麵向二手房買賣的網絡交易客戶端。“這行做久了有了倦怠感,而且近期市場行情實在太慘淡,所以下定決心轉行了。”而據記者瞭解,不但基層業務員有轉行的,就連市場部經理級別的人也有轉行的。該中介的前市場部經理也是在今年轉行進了教育系統,而之前的經理則考公務員進了監獄系統。
  樓市分化加劇售樓員“貧富差距”
  平日被譽為“高富帥”和“土豪”級行列的售樓員,在銷售慘淡時卻被逼做副業甚至轉行。那麼售樓員的薪水到底怎麼計算的呢?眾所周知,新房及二手中介的銷售系統都是採用的底薪加提成制。據揚子晚報記者從諸多渠道廣泛瞭解,目前南京各家樓盤給售樓員的提成點一般在1.4-1.6‰,底薪則相對較低,大多只有兩三千元。在銷售旺季,售樓員平均每月賣5-10套房子,達到1000萬元的銷售額,能拿到約1.5萬元的提成。今年6月份之前全市不少樓盤的置業顧問還能拿到這個數,但在下半年行情一路下滑之後,不少樓盤陷入銷售困境、或是紛紛推遲開盤,這部分置業顧問就只能拿底薪了。
  此外,有業內人士分析,樓市分化的加劇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銷售員的“貧富差距”和人員流動。例如,近期一些新盤和老品牌樓盤積極採取以價換量的策略,銷量有所上升,這些項目銷售員日子自然就好過了。但不少品質不夠好、銷售策略又死板的項目依然滯銷,銷售人員也就跟著“受窮”。這部分人要麼搞起副業度日,要麼就跳槽到其他項目,或者直接轉行。
  相關新聞
  深圳中介鬧“討薪”
  據新華社電 今年來,深圳多家房產中介公司“一把手”公開通過媒體“喊話”,督促開發商儘快支付代理中介費,甚至出現了300多名中介公司銷售代理人員圍堵開發商討要佣金的場面,給陷入“冰點”的房地產市場增添了幾分火藥味。
  業內人士認為,“開發商拖欠中介佣金”現象的加劇緣於當前樓市成交低迷導致房企資金鏈趨緊,地產違約風險上升。受益於三季度以來樓市調控政策陸續放鬆,房企需積極跑量。今年6月,中原地產華南區總經理李耀智在媒體溝通會上公開聲討開發商拖欠佣金現象。李耀智稱,開發商拖欠中原集團的代理佣金總額接近30億港元。
  李耀智說,房企如果資金鏈緊繃,就會從合作伙伴中縮緊放款資金,一環扣一環,施工單位、廣告公司、代理商等上下游都面臨著被欠錢的問題。   (原標題:售樓員轉行賣白酒,朋友圈裡火了)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ml44mlgx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