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小羊《中國青年報》(2014年09月23日12版)
  女孩穿得非常時髦,一個化了妝,眼睛上粘著假睫毛,翹翹的,像黑鳥的羽毛,另外一個沒有化妝,香水味道像是從灰色連衣裙中生長出來的。正是晚飯時間,咖啡館十分安靜,她們選在靠窗的三人位置,伸直了腿,將腳放在空置的椅子上,與桌子形成三角形。
  黑衣女孩要了一杯黑咖啡,灰衣女孩什麼都不要。她們似乎是開網店的,起初一直在聊與生意有關的話題,聲音堅硬得像一把刀,划過輕緩的音樂。黑衣女孩接了一個電話後,話題變了,她開始傾訴情感煩惱,不一會兒就跑到吧台來拿紙巾盒,大理石般光潔的臉上有淚珠滾過的痕跡。
  “買房子他讓我出一半的錢才寫上我的名字,別人都是男方出錢寫女方的名字。”
  “你男朋友怎麼這樣,我男朋友早說了,以後房子都寫我的名字。”
  黑衣女孩的眼淚洶涌而出,她抽出一張紙巾,惡狠狠地舉到眼前,忽然收住力氣,輕柔地在眼周點了幾下,旋即又惡狠狠地將紙巾丟在地上。
  “列舉男朋友100條罪狀”是每一位情感傾訴者的招牌菜,灰衣女孩卻並非一個稱職的“消防隊員”,反倒起了火上燒油的作用,附帶奉送的是自己男朋友的100個優點,惹得黑衣女孩哭了一場又一場,奇怪的是她並不惱,似乎享受被刺傷的疼痛,非要痛到極致才可以忘憂。
  最後,灰衣女孩提議去附近的酒吧喝酒,黑衣女孩說“算了,我眼睛腫成這樣,萬一碰到帥哥划不來”。灰衣女孩於是說,我才不在乎帥哥呢,在我眼裡,我男朋友最帥。黑衣女孩原本已經拿出小鏡子,開始整理自己的妝容,聽到灰衣女孩的話,忍不住又哭起來,放下鏡子抽出紙巾,說:“算命先生還說我的命比你好。”“哼,一點兒也不准。”灰衣女孩邊說邊站起來伸了個懶腰。
  她們走後,桌面與地板上堆滿了用過的紙巾,服務員邊掃地邊抱怨,說這種又摳門又不講衛生的女孩活該找不著男朋友。“你沒聽到穿灰衣服的女孩把男朋友誇得像男神一樣。”另一名服務員搭話。“我才不信。好友倒霉,她卻逮著機會找優越感了……”
  對於扔了一地紙巾的女孩,我竟心生同情,不僅僅因為有個女孩失戀,而另外一個女孩那樣急切地炫耀自己的幸福,仿佛她從未得到過幸福一般,而是覺得她們尚未學會尊重自己,為心甘情願選擇的環境負責。我們對自己的尊重來自對所選擇的一切負責、善待與珍惜,無論是一個人,一種生活方式,一個城市還是一間咖啡館。  (原標題:不合時宜的優越感)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ml44mlgx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