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我們對於未來的幻想太多了。
  克裡斯托弗·諾蘭用又一部神作讓人看到了有別於傳統的“人工智能”——當庫珀與幽默的機器人塔斯對話,並操控著三個長方體組成的智能家伙飛離地球、沖入蟲洞、黑洞,越過時間與空間時,可以看到,人類無解的問題,人工智能卻有超越限制的可能,人工智能似乎代表著生存,是一座橋梁,與人類通力協作達到完美、和諧。
  無獨有偶。
  一個由玩世不恭的偷盜者、手持機槍的浣熊、一臂遮天的樹人、凶殘的殺人犯、復仇心切的暴力狂等烏合之眾組成的銀河護衛隊,令數億影迷醉生夢死。其中,星爵養父勇度最擅長於吹著口哨呼喚出致命武器,一聲令下20支利箭瞬間讓敵人灰飛煙滅。每當勇度掀起自己的長皮衣外套露出泛著幽幽紅光的哨箭,人類都加以屏息。
  這些氣勢磅礴又精緻入微的未來空間,足以進一步打開科技潮人們的“腦洞”,讓他們更加為之瘋狂。
  日本廠商夏普發佈了搭載人工智能的手機產品,號稱“能和用戶成為好朋友”:要出門了?這個手機就會根據氣象預報提醒你“不要忘記帶傘了”,而手機快沒電時還會撒撒嬌說“肚子餓了”;這樣崇拜人工智能的企業還有大名鼎鼎的微軟:微軟開發的人工智能“小冰”成為了國內電商京東移動App的“導購”,而微軟聯合創始人Paul Allen據說能讓機器人通過高中生物考.試;此外,谷歌還收購了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併成立了一個人工智能安全和倫理監督委員會,來確保人工智能技術的安全發展;俄羅斯富豪德米特裡·伊茨科夫甚至計划到2045 年實現真實版的阿凡達計劃;而Facebook也成立了人工智能實驗室,並且正致力於創造一種人造大腦……
  “借助人工智能,我們將召喚出惡魔。”
  然而,特斯拉CEO伊隆·馬斯克卻著實潑了一盆冷水,儘管他的SpaceX成功完成了太空探索任務,特斯拉也在電動車行業發揮了關鍵作用。可在麻省理工學院航空航天系2014年百年論壇上,馬斯克對人工智能技術遭到的惡意應用感到擔憂。
  同樣試圖對人工智能保持冷靜的,還有國內傳統手機廠商如中興通訊。“我認為現在大部分品牌提早做人工智能是一種本末倒置的行為。”中興終端CEO曾學忠在自己的微 信里撰文稱。雖然實際上,他也曾提出過“手機將逐漸變成人的自然延伸和最親密的生活伴侶,並由移動互聯網的核心擴展到融合物聯網的核心,成為一切家庭、工作鏈接的控制樞紐”這樣的觀點,甚至他還將這個觀點落實到了業務及產品上——把語音技術研發提升至戰略高度,聯手對人工智能心心念叨的Audience、Nuance和百 度成立智慧語音聯盟。而眾所周知,語音交互正是新一代智能交互模式,此外,中興2014年發佈的首款智能手錶也標志著其正向可穿戴方向發展。
  “人工智能的前提,是習慣。”曾學忠解釋說,“若沒有一個語音使用需求和社會環境,語音技術根本不可能得到大幅度發展。要想用語音代替手指,就必須做到從手機解鎖的第一步開始,這才是中興和智慧語音聯盟目前正在致力做的。”
  在他看來,語言是人的天性,如果把人工智能比作一個人的一生,那麼即便是現在最聰明的人工智能產品,也只是一個呱呱墜地的孩子,而孩子來到人世的第一聲啼哭,就是中興以及它的聯盟伙伴們目前正一起研究的重心。
  而現在已經能夠實現並普及的是,我們對著搭載中興語音系統的手機說“你好”的時候,曾經冰冷的手機會像人一樣溫暖的回應,並關切地詢問我們的需求;當我們一聲令下“拍照”的時候它會第一時間記錄瞬間,當我們開車的時候它也會隨著指令自動導航……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實際上有太多時候是雙手無暇顧及到手機使用的,比如駕駛時,比如做家務兩手沾滿水或油的時候……在些情景下,觸碰操控其實存在著盲區。”中興通訊語音產品總監韓靜曾經在接受採訪時提到了做語音的初衷,“與Siri、微軟小娜增強手機使用‘趣味性’不一樣,我們是從這些使用盲區開始思考,真正考慮了聲控操作的實用性。”
  也正因此,在人工智能發展歷程的“第一聲啼哭”時,中興能夠做到對識別率、誤喚醒率有更高的要求,“中興智慧語音功能識別率達到90%,而Siri是80%。”也許這些微妙的數據普通人難以切實體會,但向來看重技術研究的中興對此相當興奮。
  當然,不可否認的是,人工智能的發展仍是不可阻擋的。實際上,中興也有一幅自己的智能交互戰略全景圖,只是現在正走著第一步。
  自動駕駛汽車,雲端生活,機器人朋友?
  可以想象,它們應該很美妙。  (原標題:中興曾學忠:現在談人工智能是本末倒置)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ml44mlgx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